湖南省汉寿第一中学图书馆

学海拾贝 书林漫步

首页 > 本馆指南 > 图书馆界 >

世界上最早的图书馆

发布时间:2012/12/17, 浏览次数:960

    19世纪中期,英国考古学家在尼尼微王宫的遗址中发现了一个奇特的房间,在房间地面的泥土和破烂物件下,清理出许多楔形文字泥板文书。它们大慨是在宫殿被大火吞没时,由二楼塌落下来的。这些泥板文书有许多是皇家档案库的重要文献,还有许多优秀的巴比伦文学作品的抄本。后来,学者们还找到许多同样的房间,里面也发现不少泥板文书。原来,这里就是亚述国王巴尼拔的图书馆。据考证,它是新近已知的最早的图书馆。

    世界上最早的文字和学校出现在古代的美索不达米亚。因而,在这里发现世界上最早的图书馆也就不足为奇了。图书馆应是伴随着文字的产生而出现的,其时间应该与学校产生的时间大体相当。

亚述巴尼拔图书馆

    1949年莱亚德在发掘尼尼微的亚述王宫遗址时,在西拿基立的宫殿里,发现了用作图书馆的房间。英国考古学家马洛温在一百年后发现了图书馆的另一部分。其面积之大,藏书之多,即使按照现在的标准来说,为之冠以“图书馆”这个名称也毫不过分。莱亚德在此发现了近三万“册”图书,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泥板图书馆。

    这个图书馆因为亚述末代国王巴尼拔而得名。巴尼拔自称为“伟大英明及世界之王”,在图书馆遗址上,他写道:“我,亚述巴尼拔,受到那布智慧神的启发,觉得有博览群书的必要,我可以从它学到射、御以及治国平天下的本领。……读书不但可以扩充知识和技艺,而且还可养成一种高贵的气度。”巴尼拔不仅使亚述帝国的疆域和版图达到极限,他还是个博学多才的国王,为保护和发展文化做出了贡献。他少时曾就读于书吏学校,不仅学会了书写,而且还研究了许多宗教文学作品。在他统治期间,他在古都尼尼微修建了这个著名的亚述巴尼拔图书馆,这座图书馆被认为是真正的“古代图书馆”。图书馆中的藏书门类齐全,包括哲学、数学、语言学、医学、文学以及占星学等各类著作,几乎囊括了当时的全部学识。其中的王朝世袭表、史事札记、宫廷赦令以及神话故事、歌谣和颂诗,为后人了解亚述帝国乃至整个亚述—巴比伦文化提供了方便之门。英雄史诗《吉尔伽美什》就曾藏于该图书馆。

    亚述巴尼拔图书馆管理井井有条。图书馆有馆藏图书目录,登录了所有图书的书名供读者查找。每本图书(泥板文书)都进行了财产登记,盖上了“天下之王、亚述王巴尼拔宫廷”的印章。这些图书都是亚述官吏根据国王的命令,从巴比伦各地城市、神庙中搜集来的古籍,或是根据古籍抄写的副本。因为在亚述本国,如果不算历代诸王所写的远征记,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文学作品。亚述的文学作品,基本上都出自巴比伦。

    所以这一切都得归功于巴尼拔对书的狂热以及对文化的尊崇。他在全国各地到处都派有信使、书吏或官员专门搜集图书,凡发现尼尼微所缺的泥板,无论如何都要弄到,大有搜尽天下书之气魄。尤其是对文明发达程度较高的苏美尔和阿卡德地区更为重视,信使、书吏或官员在这里往往能搜寻到古老的铭文。巴尼拔在一封信中这样写道:“国王致沙杜努:我很好;祝你快乐。你接到这封信后,立即带上这三个人(泥板上刻有三个人的名字)和博尔西帕城的那些有学问的人,找出所有的泥板,所有收藏在他们住所和埃兹神庙的泥板。”巴尼拔随后列出了他特别想要的书的名单,然后指示:“找出那些放在你的档案馆里而亚述没有的有价值的泥板,送给我。我给官员们与管理人员们写了信……没人胆敢扣下一块泥板不交给你;如果你见到任何一块泥板,我没有提到,而你认为对我的宫廷有用,就找出来送给我。”

    各地的泥板一送到亚述,就很好地依原样保存起来,对有的已受到损毁不便长久保存的泥板,则用当时流行的楔形小字整齐地抄录下来。亚述的书吏有时还把文献部分或全部进行改写,以适应当时的时尚。在抄录泥板的过程中,书吏们还常常在原文毁坏的地方留下空白,加上自己的注释,或在边上写道“我不懂”或“原缺”的字样。

    亚述巴尼拔图书馆的藏书大多刻有国王的名字,有的注明是巴尼拔本人亲自“修订的”,有的则注明是由他收集来的。馆中图书内容涉及到科学和宗教等诸多方面。这里的科学主要指数学和天文学——古代迦勒底人的两大发达科学,给我们留下了许多最基本的慨念和实践。占星学不仅被迦勒底人,而且还被后来其他诸民族视为真正的科学。还有地理学方面的手册,虽说是地理学,但实际上只是当时所知的大海、高山、河流、国家和城市的名录。此外,还有动植物学、医学和化学等方面的文献。历史著作很稀少,而且局限于一些大墙壁和其他物品上的铭文。语法、字典和学校教材占据突出的地位。这可能是因为在图书馆建立时,这些书中所使用的语言除了祭祀和那些从事学术研究之人仍在使用外,不仅不再说,而且已被遗忘几个世纪之久,所以必须以这种方式来传教于人。除这些科学文献外,还有王室赦令、贡品名单、将军和总督的报告和私法文书等。私法文书多为经双方签字、有证人和盖了章的买卖文书,包括买卖土地、房屋、奴隶及其他财产等,以及贷款和抵押等各类契约。最引人瞩目的私法文书是一份被称为“辛那赫里布的意愿”的文献。根据这份文献,亚述著名国王辛那赫里布把一批极具价值的财产委托给那波神庙的祭祀,让他们为他宠信的儿子保存。

    从亚述巴尼拔图书馆的藏书来看,亚述人已经懂得对各类图书进行分类和编目。其实早在苏美尔时期,美索不达米亚人已经开始对图书进行分类了。美国著名亚述学家克莱默教授发表了一份古代苏美人的“书单”,并把它称为世界上最早的图书分类目录。书吏在这块小泥板上,对62部文学作品进行了分类。亚述的书吏通常采用把不同种类的文书放于不同位置的方法来进行区分,例如行政和商业文献通常存放在瓷罐或篮子里,而其他图书则放在架子上等。亚述书吏还在每块泥板上附上题签,注明该泥板所载的内容。此外,泥板形状的不同也可表示出所载内容的不同。例如,正方形的书籍分为一类,长方形的书籍分为一类,椭圆形的书籍又分为一类;大块的和大块的泥板放在一起,小块的和小块的泥板放在一起。这样的编目方法在查找图书时有一定的困难。好在古代图书不是太多,读者又只有国王和王室成员,人数很少,否则,图书管理员就难办了。

    法国著名学者、亚述学家约希姆·麦南是这样评价亚述巴尼拔图书馆的发掘意义的:“当我们研究这些记载在一种水火都无法毁坏的材料上的文献时,我们很容易理解大约三四千年前的书写人怎样相信它们的历史文献可以流传未来……在有关于其过去生活的文字记录流传下来的所有民族中,没有人比亚述人和迦勒底人的文献更耐久。它们的数量已相当可观,而且还会伴随着新发现而与日剧增,其前景不可限量,但我们现已能对所掌握的材料进行评估。仅尼尼微图书馆的泥板数量就逾万件,……如果与其他民族流传下来的材料相比,我们很容易相信,亚述—迦勒底文明史是迄今所知最早的古代民族史。它对我们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因为我们知道,犹太人的生活是尼尼微和巴比伦历史的混合。”

    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的图书馆,尤其是亚述巴尼拔图书馆,为保存和保护人类最早的文化遗产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如果没有它们的存在,人类的文化和文明很可能出现断层。这些图书馆的发掘和考证奠定了亚述的基础,使我们今天能够在文化上寻找诸多根源。

首页   -   公告   -   本馆指南   -   阅读指导   -   新书介绍   -   下载中心   -   读者园地   -   馆藏查询   -   我的图书馆   -   后台管理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莫干山路425号瑞祺大厦 邮编:310012 电话:0571-81956312

版权所有 ©1999-2010 杭州蓝博计算机有限公司